收留流浪聋哑汉12年 大爱小伙接回“哑叔”过中秋

A-   A+
发表时间:2022年09月09日    来源:湖北文明网
 

  团圆饭其乐融融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通讯员司世伟 

 

  一人炒菜,一人烧火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湖北老河口小伙陈小峰收留流浪聋哑汉“哑叔”都红江12年,于去年11月为其找到家人(本报曾连续报道)。本以为今年中秋团圆宴上会少一人,没想到,“哑叔”不仅早早回到湖北,甚至还带回了过冬的衣服,做好了长住的准备。中秋前夕的9月6日,极目新闻记者提前见证了他们一家团圆。

  12年相处成默契搭档

  门前的核桃树结出青果,床上的棉絮换成了凉席。日子悄然流逝,情感却从未改变。

  9月6日,老河口市薛集镇陈庙村,陈小峰的养殖场内,陈小峰正和“哑叔”都红江在拌料机前忙碌。

  陈小峰把一包120斤重的玉米,半拖半提倒在机器口,哑叔则将一蛇皮袋豆粕抱起缓缓倒入机器另一个入口。一下子倒太多,豆粕有点满,陈小峰两步跨过去,一只手帮哑叔托住袋子,一手挡住机器边上漫出来的豆粕。

  拌完20包料,陈小峰打扫地面,哑叔收拾蛇皮袋。两人配合默契,机器轰鸣听不见人语,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双方了然。

  2009年的冬天,陈小峰在打工下班回来的路上,偶然看到街边衣衫褴褛的哑叔后,动起恻隐之心。把他带到餐馆吃饭、后又带回农村的家里。没想到,一带就是12年。

  这期间,他们同吃同住,也经历过创业失败的挫折。陈小峰向极目新闻记者谈起当年开养殖场的创业低谷,哑叔激动地打着手势,最后比划了一个心形。陈小峰当起翻译:“那时候我创业失败欠了几十万元债务,我背着袋子出去打工,他也跟在我后面,要一起跟我打工。现在养殖场情况好转,他愿意继续和我在一起,以心待人。”

  12年的相处,两人情同家人。2021年11月,当时作为兼职驻村辅警的陈小峰通过派出所想了许多办法,终于知道哑叔都红江的姓名,同时为他找到了河北的家人。11月16日,哑叔随家人回河北,一步一回头,临走前几次向陈小峰下跪致谢。

  半年多离别接回亲人

  9月6日下午5时许,养殖场的活儿暂时告一段落。脱下长褂,陈小峰和哑叔相伴回到百米外的家中,哑叔到厨房转了转,拿个竹筐到了菜地,陈小峰小跑跟上。

  两人采了些豆角、黄瓜和辣椒,偶尔拍拍彼此的肩,比划下手势,相视一笑。夕阳余晖里,这两个相差14岁的一老一少,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

  天色渐暗,陈小峰的母亲孙金莲和父亲陈丰全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这天,他们请了二叔陈丰功和要好的邻居来家里提前过中秋,炖了一只自家喂的老母鸡。

  孙金莲炒了几个菜后,陈小峰接班,农家柴火灶前,哑叔自然地往灶里添柴火。

  陈小峰的11岁女儿不时跑到哑叔跟前逗一下,哑叔回来了她最高兴。哑叔对她好,经常偷偷给她买零食一起玩,“他是我的亲人。”小姑娘说。

  陈小峰说,其实哑叔回来已经两个月了。哑叔回河北后,他特别不适应。尤其是晚上,以前他从村里巡逻回养殖场,推开门,哑叔不是在床上坐着,就是在电视机前捧着茶杯看电视。往往开水烧好,有茶香。哑叔离开后,推开门冷冷清清的。

  哑叔回老家后,住在他大姐家里。陈小峰经常跟哑叔的大姐或外甥微信视频。今年6月底,一次视频通话中,他“问”哑叔,到时候中秋节了,愿不愿意回来。哑叔连连点头,高兴得像个孩子,马上就要收拾行李。听闻消息后,陈小峰迫不及待地跑到河北把他接了回来。

  收拾行李时,大姐劝哑叔少收点衣物,谁知哑叔倔强地把棉袄等一年四季的衣服都塞进了包里。

  全家举杯情暖团圆夜

  9月6日晚7时许,月亮升起,只缺一个小月牙就圆满。陈小峰家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15道菜。哑叔和陈小峰的父亲陈丰全坐上席,陈小峰和邻居伯伯陈丰强坐旁边。陈丰全开了一瓶白酒给大家倒上。13个人,13只杯,举杯一碰,满脸都是喜悦。

  陈丰全给哑叔夹了块猪脚,哑叔啃了两口放下,给陈丰全敬了一杯酒。此时,陈小峰的微信声音响起,哑叔的大姐发来了视频。陈小峰举起手机对着哑叔。大姐看着哑叔说,脸上肉长多了,长好了。她问哑叔什么时候回,陈小峰比划给哑叔,哑叔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跟前。“他暂时还不想回。”“翻译”陈小峰说。

  大姐的视频电话挂断时,桌上气氛正浓。陈庙村副主任赵珂把一个豆沙月饼掰成两半,递给哑叔。她说,两个月前那天晚上10点多,她下班骑着电动车路过养殖场,突然看见哑叔跟她打招呼,让她很意外。“他很兴奋,掏出个铁牌牌,又掏出身份证给我看。”赵珂说,河北那边给哑叔办了低保,家里又有人照顾,应该衣食无忧,但他还是乐意回这边,回来后皮肤病又犯了,陈小峰又给他看病。她说,哑叔人好,跟大家相处特别好。“小峰好,他也好,两好合一好,这是最难得的情分”。

  酒足饭饱,大家坐在桌前聊天。为哑叔办理身份证的薛集派出所户籍女辅警沈雅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今年初,因为表现优异,陈小峰已转为专职驻村辅警。

  陈小峰的妻子张月珍特意从上海赶回来过节,她对极目新闻记者说,听小峰说哑叔回来了,她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待了十几年,这里也是他的家,他想回来就回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家里种了菜,有我们吃的就有他吃的。”

  一抬头,月亮似乎更圆更亮,这个农家里的欢声笑语传进了渐深的夜色中。(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周萍英 通讯员 张伟 洪淼)

  

责任编辑:王炯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备1802521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4607号

收留流浪聋哑汉12年 大爱小伙接回“哑叔”过中秋

发表时间:2022-09-09 来源:湖北文明网

 

  团圆饭其乐融融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通讯员司世伟 

 

  一人炒菜,一人烧火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湖北老河口小伙陈小峰收留流浪聋哑汉“哑叔”都红江12年,于去年11月为其找到家人(本报曾连续报道)。本以为今年中秋团圆宴上会少一人,没想到,“哑叔”不仅早早回到湖北,甚至还带回了过冬的衣服,做好了长住的准备。中秋前夕的9月6日,极目新闻记者提前见证了他们一家团圆。

  12年相处成默契搭档

  门前的核桃树结出青果,床上的棉絮换成了凉席。日子悄然流逝,情感却从未改变。

  9月6日,老河口市薛集镇陈庙村,陈小峰的养殖场内,陈小峰正和“哑叔”都红江在拌料机前忙碌。

  陈小峰把一包120斤重的玉米,半拖半提倒在机器口,哑叔则将一蛇皮袋豆粕抱起缓缓倒入机器另一个入口。一下子倒太多,豆粕有点满,陈小峰两步跨过去,一只手帮哑叔托住袋子,一手挡住机器边上漫出来的豆粕。

  拌完20包料,陈小峰打扫地面,哑叔收拾蛇皮袋。两人配合默契,机器轰鸣听不见人语,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双方了然。

  2009年的冬天,陈小峰在打工下班回来的路上,偶然看到街边衣衫褴褛的哑叔后,动起恻隐之心。把他带到餐馆吃饭、后又带回农村的家里。没想到,一带就是12年。

  这期间,他们同吃同住,也经历过创业失败的挫折。陈小峰向极目新闻记者谈起当年开养殖场的创业低谷,哑叔激动地打着手势,最后比划了一个心形。陈小峰当起翻译:“那时候我创业失败欠了几十万元债务,我背着袋子出去打工,他也跟在我后面,要一起跟我打工。现在养殖场情况好转,他愿意继续和我在一起,以心待人。”

  12年的相处,两人情同家人。2021年11月,当时作为兼职驻村辅警的陈小峰通过派出所想了许多办法,终于知道哑叔都红江的姓名,同时为他找到了河北的家人。11月16日,哑叔随家人回河北,一步一回头,临走前几次向陈小峰下跪致谢。

  半年多离别接回亲人

  9月6日下午5时许,养殖场的活儿暂时告一段落。脱下长褂,陈小峰和哑叔相伴回到百米外的家中,哑叔到厨房转了转,拿个竹筐到了菜地,陈小峰小跑跟上。

  两人采了些豆角、黄瓜和辣椒,偶尔拍拍彼此的肩,比划下手势,相视一笑。夕阳余晖里,这两个相差14岁的一老一少,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

  天色渐暗,陈小峰的母亲孙金莲和父亲陈丰全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这天,他们请了二叔陈丰功和要好的邻居来家里提前过中秋,炖了一只自家喂的老母鸡。

  孙金莲炒了几个菜后,陈小峰接班,农家柴火灶前,哑叔自然地往灶里添柴火。

  陈小峰的11岁女儿不时跑到哑叔跟前逗一下,哑叔回来了她最高兴。哑叔对她好,经常偷偷给她买零食一起玩,“他是我的亲人。”小姑娘说。

  陈小峰说,其实哑叔回来已经两个月了。哑叔回河北后,他特别不适应。尤其是晚上,以前他从村里巡逻回养殖场,推开门,哑叔不是在床上坐着,就是在电视机前捧着茶杯看电视。往往开水烧好,有茶香。哑叔离开后,推开门冷冷清清的。

  哑叔回老家后,住在他大姐家里。陈小峰经常跟哑叔的大姐或外甥微信视频。今年6月底,一次视频通话中,他“问”哑叔,到时候中秋节了,愿不愿意回来。哑叔连连点头,高兴得像个孩子,马上就要收拾行李。听闻消息后,陈小峰迫不及待地跑到河北把他接了回来。

  收拾行李时,大姐劝哑叔少收点衣物,谁知哑叔倔强地把棉袄等一年四季的衣服都塞进了包里。

  全家举杯情暖团圆夜

  9月6日晚7时许,月亮升起,只缺一个小月牙就圆满。陈小峰家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15道菜。哑叔和陈小峰的父亲陈丰全坐上席,陈小峰和邻居伯伯陈丰强坐旁边。陈丰全开了一瓶白酒给大家倒上。13个人,13只杯,举杯一碰,满脸都是喜悦。

  陈丰全给哑叔夹了块猪脚,哑叔啃了两口放下,给陈丰全敬了一杯酒。此时,陈小峰的微信声音响起,哑叔的大姐发来了视频。陈小峰举起手机对着哑叔。大姐看着哑叔说,脸上肉长多了,长好了。她问哑叔什么时候回,陈小峰比划给哑叔,哑叔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跟前。“他暂时还不想回。”“翻译”陈小峰说。

  大姐的视频电话挂断时,桌上气氛正浓。陈庙村副主任赵珂把一个豆沙月饼掰成两半,递给哑叔。她说,两个月前那天晚上10点多,她下班骑着电动车路过养殖场,突然看见哑叔跟她打招呼,让她很意外。“他很兴奋,掏出个铁牌牌,又掏出身份证给我看。”赵珂说,河北那边给哑叔办了低保,家里又有人照顾,应该衣食无忧,但他还是乐意回这边,回来后皮肤病又犯了,陈小峰又给他看病。她说,哑叔人好,跟大家相处特别好。“小峰好,他也好,两好合一好,这是最难得的情分”。

  酒足饭饱,大家坐在桌前聊天。为哑叔办理身份证的薛集派出所户籍女辅警沈雅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今年初,因为表现优异,陈小峰已转为专职驻村辅警。

  陈小峰的妻子张月珍特意从上海赶回来过节,她对极目新闻记者说,听小峰说哑叔回来了,她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待了十几年,这里也是他的家,他想回来就回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家里种了菜,有我们吃的就有他吃的。”

  一抬头,月亮似乎更圆更亮,这个农家里的欢声笑语传进了渐深的夜色中。(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周萍英 通讯员 张伟 洪淼)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 hbwmwxxbs@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