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潮玩出圈,要艺术也要市场

A-   A+
发表时间:2024年07月10日    来源:湖北文明网

周章 张鉴 《风·调·雨·顺》 雕塑

刘春冰 《十二生肖之兔子》 艺术设计

蒋达 《潮玩龙年X城市文化NFT头像设计》 艺术设计

彭程 《四大神兽意象图腾》 综合材料绘画

王心耀 《高原祈祷》 艺术设计

李明月 《两个我》 雕塑

宁琼瑶 《神兽也朋克》 陶瓷艺术

郑永杰 《清风徐来》 雕塑

穿着宇航服的“四大天王”,可以自己涂色的树脂恐龙,化身“朋克”风的青铜器神兽……6月29日,由省美术家协会、汤湖美术馆举办的“礼赞新时代——第二届湖北国际潮玩艺术展”开展,展示我国潮玩新成果与趋势。

此次展览从全国各地征集的近千件作品中,评出200余件参展作品,其中50件作品获优秀奖。展品的作者不乏来自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名校的师生。

时尚与艺术相遇碰撞

狭义的潮玩是潮流玩具的简称,又称艺术玩具或设计师玩具,它们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IP)并带有强烈的潮流属性。这类玩具多以模型呈现,强调设计、制造工艺及文化层面的附加属性。从上世纪90年代起,潮玩在日本等地起步,新世纪之初,我国也开始涌现潮玩。

“潮玩是时代的产物,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潮玩”,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中国美协理事、武汉潮玩设计研究院院长刘春冰介绍说,“我认为,潮玩古代就有,比如我国有代表性的史前陶器,三条胖腿的鬲,是那个时代的潮玩。仰韶文化半坡彩陶几何纹盆,也是一种潮玩。潮玩的广义定义应该是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漫步展厅,从应用机器人到动漫游戏手办,从场景再现到立体摆件,从IP形象设计到角色二次创作,从插画到绘本,从服装纹饰到首饰等,涵盖了几乎目前出现的所有潮玩类型。

这些展品在主题上体现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时代特征,展品设计元素涉及传统文化、传统人物、荆楚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城码头文化、航空航天、乡村振兴、二十四节气、国潮汉服、山海经、生肖星座、公共艺术、动物萌宠等。作者们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意,带给观众许多意想不到。

泥塑作品《两个我》,将鸡、马等动物形象变换为非人非动物的形态,比如把鸡的爪子和尾巴变成了五条触角,而艳丽的色彩和图案则取材于民族元素,看上去趣味十足又充满艺术感。

雕塑作品《风·调·雨·顺》则让古代神话中的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四大天王”穿上了宇航服,抱着他们各自的法器,寓意天下风调雨顺。

《山海经—北冥大荒》用现代的金属、电机等再现古代神话,制作了一个可以动的金属大鱼,似翱翔在北冥大荒之上。

陶艺作品《神兽也朋克》把博物馆里的青铜器,变成有“身体”的神兽,似一个个戴了头盔的可爱动物,触手可及。

《清风徐来》则将“风”外化为抽象的摆件,在不同的方向观看会有不同的视觉呈现。

“潮玩是时尚与艺术的碰撞,这些作品代表了目前艺术创作的一种趋势,青年艺术家们毫无约束的创作,深受年轻人喜欢,去年办的第一届展览,许多年轻人甚至孩子,看得不想走。”刘春冰说。

去年潮玩市场规模570亿元

参展作品中,特邀作品《高原祈祷》吸引了众人目光。这组看似一样的藏族人像雕塑,分别被刷成了红、白、蓝、绿、黑五种色彩。

作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心耀介绍说,这本是一幅获奖的巨幅油画作品,后做成了室外雕塑作品,现又将其等比缩小,做成了五个小的雕塑作品。“材料选择了轻质的新型复合材料,更易于生产和摆放,而颜色体现了波普艺术,同时,不同的颜色会让雕塑呈现出不同的质感,既有差异化又有趣味性。”

“潮玩是将高高在上的艺术变得更生活化,让更多的人能欣赏和触摸,也能带来商业价值。”王心耀说,潮玩不仅是玩具,也是艺术,在年轻人群中已成为现象级文化现象。

相关资料显示,全球范围内,潮玩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87亿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340亿美元。我国是潮玩生产及出口大国,2023年潮玩市场规模约达570亿元,预计2026年将扩大至1101亿元,2022—2026年间行业复合平均增长率可达24%。潮玩产业早已从小众文化变成了大众市场。

展览现场,戴伯阳、戴叔阳两双胞胎站在他们的作品《华夏龙影》前,向感兴趣的观众“推销”他们的作品。大学时学习动漫设计的戴叔阳说,去年发现了恐龙手办的商机,于是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在电脑上设计出了外观,通过3D打印等技术做出模具,再找厂家生产。“主要在网上卖,喜欢这个的人很多。目前只设计了三款恐龙,卖得还不错,生产出的100多个恐龙手办都已经销售一空,最受欢迎的是可以拿回去自己上色的灰色恐龙。”戴叔阳说。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刘茂平介绍,“潮玩不仅成为深受年轻人欢迎的商品,也正逐渐进入收藏界,将会带来更大的价值,其受众人群也变得更宽泛。要推动我省以潮玩产业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产业,需要培育更多优秀的潮玩艺术家和设计师,发掘和培养优秀潮玩人才。”

如何推动我省在潮玩市场中抢占一席之地,正是该展览的主要目标。

刘春冰介绍,潮玩是创意产业,从人才培养上讲,潮玩集绘画、雕塑、视觉传达、动漫、服装设计、游戏设计、工业设计和AI设计等专业于一身;从产业上讲,涉及艺术、设计、时尚、电影、漫画、音乐、收藏等多个产业、并以不断进化的数字科技为支撑,是一个需要跨界合作的综合性交叉性领域。“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展览,让更多人看到潮玩优秀产品和人才,尽可能促成潮玩产业链条上的相关人员,互相了解、建立联系,促成合作,将艺术家们的创意变为商品,打造潮玩品牌。”刘春冰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熹 通讯员 严贤语

责任编辑:王炯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027-87238963
投稿邮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备1802521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4607号

湖北:潮玩出圈,要艺术也要市场

发表时间:2024-07-10 来源:湖北文明网

周章 张鉴 《风·调·雨·顺》 雕塑

刘春冰 《十二生肖之兔子》 艺术设计

蒋达 《潮玩龙年X城市文化NFT头像设计》 艺术设计

彭程 《四大神兽意象图腾》 综合材料绘画

王心耀 《高原祈祷》 艺术设计

李明月 《两个我》 雕塑

宁琼瑶 《神兽也朋克》 陶瓷艺术

郑永杰 《清风徐来》 雕塑

穿着宇航服的“四大天王”,可以自己涂色的树脂恐龙,化身“朋克”风的青铜器神兽……6月29日,由省美术家协会、汤湖美术馆举办的“礼赞新时代——第二届湖北国际潮玩艺术展”开展,展示我国潮玩新成果与趋势。

此次展览从全国各地征集的近千件作品中,评出200余件参展作品,其中50件作品获优秀奖。展品的作者不乏来自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名校的师生。

时尚与艺术相遇碰撞

狭义的潮玩是潮流玩具的简称,又称艺术玩具或设计师玩具,它们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IP)并带有强烈的潮流属性。这类玩具多以模型呈现,强调设计、制造工艺及文化层面的附加属性。从上世纪90年代起,潮玩在日本等地起步,新世纪之初,我国也开始涌现潮玩。

“潮玩是时代的产物,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潮玩”,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中国美协理事、武汉潮玩设计研究院院长刘春冰介绍说,“我认为,潮玩古代就有,比如我国有代表性的史前陶器,三条胖腿的鬲,是那个时代的潮玩。仰韶文化半坡彩陶几何纹盆,也是一种潮玩。潮玩的广义定义应该是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漫步展厅,从应用机器人到动漫游戏手办,从场景再现到立体摆件,从IP形象设计到角色二次创作,从插画到绘本,从服装纹饰到首饰等,涵盖了几乎目前出现的所有潮玩类型。

这些展品在主题上体现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时代特征,展品设计元素涉及传统文化、传统人物、荆楚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城码头文化、航空航天、乡村振兴、二十四节气、国潮汉服、山海经、生肖星座、公共艺术、动物萌宠等。作者们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意,带给观众许多意想不到。

泥塑作品《两个我》,将鸡、马等动物形象变换为非人非动物的形态,比如把鸡的爪子和尾巴变成了五条触角,而艳丽的色彩和图案则取材于民族元素,看上去趣味十足又充满艺术感。

雕塑作品《风·调·雨·顺》则让古代神话中的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四大天王”穿上了宇航服,抱着他们各自的法器,寓意天下风调雨顺。

《山海经—北冥大荒》用现代的金属、电机等再现古代神话,制作了一个可以动的金属大鱼,似翱翔在北冥大荒之上。

陶艺作品《神兽也朋克》把博物馆里的青铜器,变成有“身体”的神兽,似一个个戴了头盔的可爱动物,触手可及。

《清风徐来》则将“风”外化为抽象的摆件,在不同的方向观看会有不同的视觉呈现。

“潮玩是时尚与艺术的碰撞,这些作品代表了目前艺术创作的一种趋势,青年艺术家们毫无约束的创作,深受年轻人喜欢,去年办的第一届展览,许多年轻人甚至孩子,看得不想走。”刘春冰说。

去年潮玩市场规模570亿元

参展作品中,特邀作品《高原祈祷》吸引了众人目光。这组看似一样的藏族人像雕塑,分别被刷成了红、白、蓝、绿、黑五种色彩。

作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心耀介绍说,这本是一幅获奖的巨幅油画作品,后做成了室外雕塑作品,现又将其等比缩小,做成了五个小的雕塑作品。“材料选择了轻质的新型复合材料,更易于生产和摆放,而颜色体现了波普艺术,同时,不同的颜色会让雕塑呈现出不同的质感,既有差异化又有趣味性。”

“潮玩是将高高在上的艺术变得更生活化,让更多的人能欣赏和触摸,也能带来商业价值。”王心耀说,潮玩不仅是玩具,也是艺术,在年轻人群中已成为现象级文化现象。

相关资料显示,全球范围内,潮玩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87亿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340亿美元。我国是潮玩生产及出口大国,2023年潮玩市场规模约达570亿元,预计2026年将扩大至1101亿元,2022—2026年间行业复合平均增长率可达24%。潮玩产业早已从小众文化变成了大众市场。

展览现场,戴伯阳、戴叔阳两双胞胎站在他们的作品《华夏龙影》前,向感兴趣的观众“推销”他们的作品。大学时学习动漫设计的戴叔阳说,去年发现了恐龙手办的商机,于是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在电脑上设计出了外观,通过3D打印等技术做出模具,再找厂家生产。“主要在网上卖,喜欢这个的人很多。目前只设计了三款恐龙,卖得还不错,生产出的100多个恐龙手办都已经销售一空,最受欢迎的是可以拿回去自己上色的灰色恐龙。”戴叔阳说。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刘茂平介绍,“潮玩不仅成为深受年轻人欢迎的商品,也正逐渐进入收藏界,将会带来更大的价值,其受众人群也变得更宽泛。要推动我省以潮玩产业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产业,需要培育更多优秀的潮玩艺术家和设计师,发掘和培养优秀潮玩人才。”

如何推动我省在潮玩市场中抢占一席之地,正是该展览的主要目标。

刘春冰介绍,潮玩是创意产业,从人才培养上讲,潮玩集绘画、雕塑、视觉传达、动漫、服装设计、游戏设计、工业设计和AI设计等专业于一身;从产业上讲,涉及艺术、设计、时尚、电影、漫画、音乐、收藏等多个产业、并以不断进化的数字科技为支撑,是一个需要跨界合作的综合性交叉性领域。“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展览,让更多人看到潮玩优秀产品和人才,尽可能促成潮玩产业链条上的相关人员,互相了解、建立联系,促成合作,将艺术家们的创意变为商品,打造潮玩品牌。”刘春冰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熹 通讯员 严贤语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 hbwmwxxbs@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