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市荆州区探索共同缔造的“社区样本”

A-   A+
发表时间:2022年11月09日    来源:湖北文明网

发动群众共创美好环境 带领居民缔造幸福生活

荆州市荆州区荆北新区鸟瞰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黄志刚

  古城南侧的护城河畔,是荆州最具烟火气的区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是荆州商贸繁荣的代表。随着企业改制、破产,一些单位宿舍逐渐成为无物业管理、无主管部门、无人防物防的“三无小区”,人居环境逐渐变差。

  近年来,荆州市荆州区将老旧小区改造作为提高群众生活品质的民心工程来抓,推动全区30个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在开展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过程中,荆州区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发动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形成了“大家的事大家干”的良好局面,让“三无小区”恢复活力。而随着荆北新区新建小区的不断形成,不少社区党委发挥居委会的议事平台作用,探索形成了“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走出了基层治理的新路径。  

砂石厂小区居民刷卡进出 通讯员供图

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 通讯员供图

  老旧小区改造,居民说了算

  荆州区城南高新园新民社区丝绸厂宿舍原属职工福利房,1997年企业破产后,成为“三无小区”,现有居民338户、1000余人,大多是下岗职工。

  “垃圾成堆,私搭乱建,盗窃案件时有发生。”提起几年前的光景,小区居民让明林连连摇头。长期缺乏管理,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小区人居环境越来越糟。

  去年,丝绸厂宿舍纳入老旧小区改造范围,首要任务就是动员拆违。

  老旧小区改造是一项民生工程,一直以来,不少地方因忽视群众的切身需求,时常被诟病:只改面子,不顾里子。

  丝绸厂宿舍的居民也不例外,社区工作人员轮番上门做拆违工作,却多次被居民骂走。

  “多听听群众的真实想法。”社区党委商量后达成一致意见,丝绸厂宿舍的改造先从居民的思想工作做起。

  在社区党委的指导下,小区成立居民自治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自管委”),300多户居民经过投票,57岁的让明林和62岁的吴玉萍分别担任自管委书记和主任。

  让明林和吴玉萍逐门逐户走访,做居民思想工作,记录居民意见、建议,然后上报社区讨论,供吸收采纳。

  今年6月,丝绸厂宿舍的20多处违建不到一个月全部拆完,没有发生一起矛盾纠纷。

  小区改造正式动工后,社区工作人员、小区自管委成员和居民代表围坐在一起,为小区改造提建议。

  修公厕、安门禁系统、装健身器材……居民的一条条建议,被社区工作人员记录。最终,涵盖小区路面、停车位、绿化、雨污管网和门禁安保等方面共七大类意见、建议被设计和施工方采纳。

  “小区怎么改,怎么建,由居民说了算。”新民社区党委副书记何玲说,“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要真真切切体现和尊重群众意愿。”

  居民自治管理,让“三无小区”复活

  与丝绸厂宿舍的情况类似,2000年,砂石厂宿舍历经企业改制后成为“三无小区”。很长一段时间,砂石厂宿舍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一度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2019年,作为荆州区第一批改造的老旧小区,砂石厂宿舍实现了蝶变。

  如今,走进砂石厂宿舍,只见小区院内秩序井然,走廊上整齐摆放着盆景,小区路面刷黑后施划了停车位,院子的开阔处安装了健身器材,院墙一侧专门设计了车棚,还安装了充电桩……俨然一副治理有序的画面。

  去年,在社区党委的引导下,砂石厂宿舍成立了居民自管委和监督委员会,发动居民参与小区管理。

  每年每户收取300元“卫生服务费”,是小区自管委商议后的决定,主要用作维持小区改造成果的费用。

  “一人管钱,一人管账,相互监督。”艾正柱说,资金由监督委员会管理,小区的公共服务费用支出向自管委申请。

  前不久,有居民反映晾晒衣物不方便。居民自管委征求居民意见后,决定购买钢材搭建晾衣架。小区多名泥瓦匠得知情况后,自发充当志愿者负责安装,经验老到的居民专门跑建材市场挑选材料。

  “小事不出小区,大事不出社区。”砂石厂宿舍居民赵其英说,如今的小区事事有人管,人居环境持续改善。

  在自管委的带动下,小区还成立了义务巡逻队、文艺志愿者服务队等各类志愿者组织,为居民提供优质服务。

  以群众自治推动社区治理,让老旧小区重新焕发活力。截至目前,新民社区下辖的20个居民小区均已成立物业管理委员会或居民自管委员会,社区登记注册的志愿者已达1100人。

  “社区正在探索打造15分钟便民生活圈,让服务群众的触角深入社区的每个细胞单元。”新民社区党委副书记何玲说。

  搭建协商议事平台,矛盾化解有去处

  与新民社区相隔不到5公里的郢城镇凤鸣社区,是一个成立只有5年的新社区,是荆州区荆北新区的门户。

  该社区辖区内有火车站、客运站等交通枢纽,还有8个新建住宅小区和116家企事业单位。目前,社区已入住居民约4800人。由于入住时间短,邻里关系陌生,小区居民、物业、开发商和居委会之间缺乏磨合,各种矛盾纠纷不断。

  “有事好商量,大家的事大家商量着办。”小区成立之初,有着20多年社区工作经历的凤鸣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郭兵提出一个想法:社区搭建协商议事平台,建立事务协调会、民情恳谈会、民主协商会、居民议事会等“四会制度”,力争将矛盾纠纷化解在社区。

  凤鸣社区某商住两用小区,因开发商资金周转问题,175户居民的不动产登记证长达5年未办理,小区物业更是因服务不到位,长期遭居民投诉挂黑榜……去年,小区居民因产权登记、物业服务质量等方面问题集体拒缴物业管理费。最终,因拖欠4.8万元电费,小区被终止供电。顿时,开发商、物业和居民的矛盾升级,不少居民还到政府部门上访。

  为化解矛盾,居委会将开发商、物业和小区居民代表请到社区协商议事平台。最终,矛盾各方形成一致意见:开发商按政策规定为居民办理不动产登记证,小区居民补缴物业管理费,将服务质量差的物业公司清退,引入新的物业公司服务。

  5年来,郭兵经历的类似案例数不胜数。他说,开展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活动,首要任务就是要发动群众。“从居民的实际需求出发,和他们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将矛盾化解在社区。”

  目前,凤鸣社区通过协调居民、物业和居委会三方关系,形成的“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已让群众满意度从50%提升到90%以上。

  成立女子巡逻队,把社区打造成家

  发动社会各方力量参与社区治理。凤鸣社区针对志愿者群体和物业服务群体中,女性占比较大等特点,专门成立女子综合巡逻队。她们每天不定期巡逻,为居民提供问询服务,并重点关注治安维稳、火灾隐患和应急救援等工作。

  “手一直在发抖,老爷子情况不对!”2020年初春,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队长雷菲在荆州火车站附近巡逻时,一位迎着料峭春寒瑟瑟发抖的老人引起她的注意。

  经过耐心沟通,老人仍无法提供有用信息。雷菲一边安抚老人,一边发动队员拍下老人照片,在社区各业主群转发。

  经过半个多小时寻找,依然没有任何线索,雷菲于是将老人搀扶到附近的警务站寻求帮助。老人不记得自己的姓名,更未携带身份证,警方一时也束手无策。

  雷菲和队员们将老人走失的信息发到微信朋友圈,扩大传播范围,民警也通过警务平台查找走失老人的警情。

  一个多小时后,一通陌生电话打进警务站,老人家属随即火急火燎地接回老人。“要不是几位热心大姐,后果不堪设想。”老人家属激动地向女子综合巡逻队鞠躬致谢。

  这是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开展便民服务的一个小故事,其实暖心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社区巡逻有终点,但服务居民无止境。”在雷菲的带动下,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已从成立之初的5人发展到30多人。近期疫情封控期间,她们冲锋在一线,为社区3000多户居民提供物资保供服务。

  “发动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真正把社区打造成家。”郭兵说,凤鸣社区将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与社区广泛开展的共建、共管系列活动相结合,实现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气象。(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黄志刚 通讯员 肖晓波 杨静荣)   

责任编辑:李欢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备1802521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4607号

荆州市荆州区探索共同缔造的“社区样本”

发表时间:2022-11-09 来源:湖北文明网

发动群众共创美好环境 带领居民缔造幸福生活

荆州市荆州区荆北新区鸟瞰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黄志刚

  古城南侧的护城河畔,是荆州最具烟火气的区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是荆州商贸繁荣的代表。随着企业改制、破产,一些单位宿舍逐渐成为无物业管理、无主管部门、无人防物防的“三无小区”,人居环境逐渐变差。

  近年来,荆州市荆州区将老旧小区改造作为提高群众生活品质的民心工程来抓,推动全区30个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在开展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过程中,荆州区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发动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形成了“大家的事大家干”的良好局面,让“三无小区”恢复活力。而随着荆北新区新建小区的不断形成,不少社区党委发挥居委会的议事平台作用,探索形成了“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走出了基层治理的新路径。  

砂石厂小区居民刷卡进出 通讯员供图

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 通讯员供图

  老旧小区改造,居民说了算

  荆州区城南高新园新民社区丝绸厂宿舍原属职工福利房,1997年企业破产后,成为“三无小区”,现有居民338户、1000余人,大多是下岗职工。

  “垃圾成堆,私搭乱建,盗窃案件时有发生。”提起几年前的光景,小区居民让明林连连摇头。长期缺乏管理,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小区人居环境越来越糟。

  去年,丝绸厂宿舍纳入老旧小区改造范围,首要任务就是动员拆违。

  老旧小区改造是一项民生工程,一直以来,不少地方因忽视群众的切身需求,时常被诟病:只改面子,不顾里子。

  丝绸厂宿舍的居民也不例外,社区工作人员轮番上门做拆违工作,却多次被居民骂走。

  “多听听群众的真实想法。”社区党委商量后达成一致意见,丝绸厂宿舍的改造先从居民的思想工作做起。

  在社区党委的指导下,小区成立居民自治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自管委”),300多户居民经过投票,57岁的让明林和62岁的吴玉萍分别担任自管委书记和主任。

  让明林和吴玉萍逐门逐户走访,做居民思想工作,记录居民意见、建议,然后上报社区讨论,供吸收采纳。

  今年6月,丝绸厂宿舍的20多处违建不到一个月全部拆完,没有发生一起矛盾纠纷。

  小区改造正式动工后,社区工作人员、小区自管委成员和居民代表围坐在一起,为小区改造提建议。

  修公厕、安门禁系统、装健身器材……居民的一条条建议,被社区工作人员记录。最终,涵盖小区路面、停车位、绿化、雨污管网和门禁安保等方面共七大类意见、建议被设计和施工方采纳。

  “小区怎么改,怎么建,由居民说了算。”新民社区党委副书记何玲说,“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要真真切切体现和尊重群众意愿。”

  居民自治管理,让“三无小区”复活

  与丝绸厂宿舍的情况类似,2000年,砂石厂宿舍历经企业改制后成为“三无小区”。很长一段时间,砂石厂宿舍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一度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2019年,作为荆州区第一批改造的老旧小区,砂石厂宿舍实现了蝶变。

  如今,走进砂石厂宿舍,只见小区院内秩序井然,走廊上整齐摆放着盆景,小区路面刷黑后施划了停车位,院子的开阔处安装了健身器材,院墙一侧专门设计了车棚,还安装了充电桩……俨然一副治理有序的画面。

  去年,在社区党委的引导下,砂石厂宿舍成立了居民自管委和监督委员会,发动居民参与小区管理。

  每年每户收取300元“卫生服务费”,是小区自管委商议后的决定,主要用作维持小区改造成果的费用。

  “一人管钱,一人管账,相互监督。”艾正柱说,资金由监督委员会管理,小区的公共服务费用支出向自管委申请。

  前不久,有居民反映晾晒衣物不方便。居民自管委征求居民意见后,决定购买钢材搭建晾衣架。小区多名泥瓦匠得知情况后,自发充当志愿者负责安装,经验老到的居民专门跑建材市场挑选材料。

  “小事不出小区,大事不出社区。”砂石厂宿舍居民赵其英说,如今的小区事事有人管,人居环境持续改善。

  在自管委的带动下,小区还成立了义务巡逻队、文艺志愿者服务队等各类志愿者组织,为居民提供优质服务。

  以群众自治推动社区治理,让老旧小区重新焕发活力。截至目前,新民社区下辖的20个居民小区均已成立物业管理委员会或居民自管委员会,社区登记注册的志愿者已达1100人。

  “社区正在探索打造15分钟便民生活圈,让服务群众的触角深入社区的每个细胞单元。”新民社区党委副书记何玲说。

  搭建协商议事平台,矛盾化解有去处

  与新民社区相隔不到5公里的郢城镇凤鸣社区,是一个成立只有5年的新社区,是荆州区荆北新区的门户。

  该社区辖区内有火车站、客运站等交通枢纽,还有8个新建住宅小区和116家企事业单位。目前,社区已入住居民约4800人。由于入住时间短,邻里关系陌生,小区居民、物业、开发商和居委会之间缺乏磨合,各种矛盾纠纷不断。

  “有事好商量,大家的事大家商量着办。”小区成立之初,有着20多年社区工作经历的凤鸣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郭兵提出一个想法:社区搭建协商议事平台,建立事务协调会、民情恳谈会、民主协商会、居民议事会等“四会制度”,力争将矛盾纠纷化解在社区。

  凤鸣社区某商住两用小区,因开发商资金周转问题,175户居民的不动产登记证长达5年未办理,小区物业更是因服务不到位,长期遭居民投诉挂黑榜……去年,小区居民因产权登记、物业服务质量等方面问题集体拒缴物业管理费。最终,因拖欠4.8万元电费,小区被终止供电。顿时,开发商、物业和居民的矛盾升级,不少居民还到政府部门上访。

  为化解矛盾,居委会将开发商、物业和小区居民代表请到社区协商议事平台。最终,矛盾各方形成一致意见:开发商按政策规定为居民办理不动产登记证,小区居民补缴物业管理费,将服务质量差的物业公司清退,引入新的物业公司服务。

  5年来,郭兵经历的类似案例数不胜数。他说,开展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活动,首要任务就是要发动群众。“从居民的实际需求出发,和他们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将矛盾化解在社区。”

  目前,凤鸣社区通过协调居民、物业和居委会三方关系,形成的“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已让群众满意度从50%提升到90%以上。

  成立女子巡逻队,把社区打造成家

  发动社会各方力量参与社区治理。凤鸣社区针对志愿者群体和物业服务群体中,女性占比较大等特点,专门成立女子综合巡逻队。她们每天不定期巡逻,为居民提供问询服务,并重点关注治安维稳、火灾隐患和应急救援等工作。

  “手一直在发抖,老爷子情况不对!”2020年初春,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队长雷菲在荆州火车站附近巡逻时,一位迎着料峭春寒瑟瑟发抖的老人引起她的注意。

  经过耐心沟通,老人仍无法提供有用信息。雷菲一边安抚老人,一边发动队员拍下老人照片,在社区各业主群转发。

  经过半个多小时寻找,依然没有任何线索,雷菲于是将老人搀扶到附近的警务站寻求帮助。老人不记得自己的姓名,更未携带身份证,警方一时也束手无策。

  雷菲和队员们将老人走失的信息发到微信朋友圈,扩大传播范围,民警也通过警务平台查找走失老人的警情。

  一个多小时后,一通陌生电话打进警务站,老人家属随即火急火燎地接回老人。“要不是几位热心大姐,后果不堪设想。”老人家属激动地向女子综合巡逻队鞠躬致谢。

  这是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开展便民服务的一个小故事,其实暖心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社区巡逻有终点,但服务居民无止境。”在雷菲的带动下,凤鸣社区女子综合巡逻队已从成立之初的5人发展到30多人。近期疫情封控期间,她们冲锋在一线,为社区3000多户居民提供物资保供服务。

  “发动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真正把社区打造成家。”郭兵说,凤鸣社区将物业服务三方协商工作法与社区广泛开展的共建、共管系列活动相结合,实现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气象。(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黄志刚 通讯员 肖晓波 杨静荣)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 hbwmwxxbs@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