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 │ 邮箱 │ 设为首页
湖北文明网
砥砺奋进的五年
湖北文明网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湖北文明网 > 民俗文化

流传千年的鄂东"哦嗬腔"

发表时间:2015-12-25 15:06  来源:罗田县委宣传部

  位于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地处吴头楚尾的鄂东黄冈,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这里不仅是诞生三支红军主力部队、两百多位共和国将帅的红色摇篮,也是孕育李先念、董必武、毕昇、李时珍、余三胜、李四光、闻一多等大批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和各界精英的名人故里,同时,这里还是黄梅戏的发源地和名副其实的戏剧之乡。湖北的楚剧、汉剧、荆州花鼓戏、东路花鼓戏乃至国粹京剧,都与这里民间流传的一个古老剧种"哦嗬腔"有着深厚的渊源。

  前不久,罗田县年过八旬的民间艺人许继生带着他在县文化馆工作的饶俊华、李玉娟两位徒弟,同赴上海参加全国稀有剧种展演,一出东腔戏《赐福》不仅令观众大开眼界,也引来众多媒体对罗田"哦嗬腔"的关注和探究。

  那么,罗田"哦嗬腔"与鄂东东腔戏和楚剧、汉剧、京剧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一种不解之缘,今天的东腔戏现状如何,出路何在?作者近日作了一些梳理,期待这项宝贵文化遗产能够得到更好地保护传承,在推进文化发展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重现勃勃生机,焕发出更加鲜艳夺目的光彩。

    历史:源远流长

  史载:一代文豪苏东坡当年被贬黄州时,常到乡下转悠,听到当地老百姓演唱一种从未听到的曲调,就在文中记述:"余来黄州,闻黄人二三月皆群聚讴歌,其词固不可分,而其音亦不中律吕,但宛转其声,往返高下,如鸡鸣尔。"经众多学者考证,文中所称这种"群聚讴歌"的"鸡鸣"调,就是今天鄂东人所说的"哦嗬腔"。由此可见,早在北宋,这种象"鸡鸣"一样的"讴歌"就在鄂东流行,至今已有千年。

  "哦嗬腔"(亦称畈腔)产生于鄂东民间。在日常生产尤其是到了插秧、薅田和采茶、摘桑叶、打板栗等集中劳作的季节,老百姓一边劳动一边即兴歌唱。因歌唱地点主要在田畈中,声调犹似打"哦嗬",百姓就将其取名为"畈腔"、"哦嗬腔"。鄂东的田园大多在山冲之间,农人野外唱歌,唯恐声音小他人听不见,就放声而歌,为休息嗓子并能与他人互动,就有了这边唱来那边和,冲冲畈畈"哦嗬声"一片的演唱情景。如遇嗓子特别高、嗓门特别大的歌手,加之独特地理环境产生的自然回声,歌声可翻越几个山头,形成一片激荡人心的歌海。这种大众参与、边干边唱、群体自乐的劳作和娱乐方式,在当时那个没有电影、电视,亦无手机和广播喇叭的年代,应当是深受百姓欢迎的一种大众文艺形式。正因如此,能够长期广泛流传,至今仍得到许多乡下老人的喜爱,民间的这种解释也得到学者的认同。《湖北省志·文艺卷》称:"农民在山坡上或田地里劳动唱的歌,被称为山田歌,流行于黄冈、罗田、英山、浠水、黄梅、广济等地。其声音广阔开朗,悠扬回荡。其中尤以'罗田畈腔'最有特色。""哦嗬腔"虽然在鄂东诸县广为流传,但"罗田畈腔"因"最有特色"而被列入湖北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罗田"哦嗬腔"曲调高亢嘹亮,节拍自由悠扬,最高音可达小字三组"g"音。演唱时最少要二人以上,一人提牌子(领唱),一人打闭宫(接腔),所有人拗蔸儿(齐声唱和)。它曲目丰富,可分《歌儿》、《挣音》、《盘腔儿》等三大类。《歌儿》内有山歌、滚歌等;《挣音》没有固定歌词,全部借用戏文词;《盘腔儿》内有9种唱腔,有固定歌词。严格说来,"哦嗬腔"还只是一种地方演唱曲调,尚不能称之为一个成熟的剧种。

  演变:枝繁叶茂

  东腔戏是在"哦嗬腔"和鄂东山歌、小调的基础上形成的一种地方戏,在发展过程中吸收了清戏的声腔和剧目,兴盛于清嘉庆年间鄂东地区罗田、浠水、英山、麻城一带。

  罗田县文化局干部潘刚民在《浅谈罗田东腔戏》一文中认为,东腔戏主要有以下几个特征:喉部发音,一人唱多人和,台前唱台后和;不用丝弦,只用锣鼓和锁呐伴奏;与畈腔不同的是,东腔戏既可在舞台演出唱"大戏",也可随时随地唱"坐堂"小戏,发音和道白为罗田本地方言;戏中穿插有大量民间小调。东腔戏唱腔分为正腔和小调两类,行当由小生、小旦和小丑为主演逐步发展至青衣、老生、花腔等多个行当。

  东腔戏在鄂东一带盛行的同时,逐渐向周边地区传播和发展,并形成了今天的两路花鼓戏和楚剧。以麻城举水河为界,流行于河东的,1958年政府定名为"东路子花鼓戏",1974年更名为"东路花鼓戏";流行于河西的称为"西路子花鼓戏",如今的楚剧就是在西路子花鼓戏的基础上演变而成的。东路花鼓戏与楚剧为姊妹剧种,均源于早期的"哦嗬腔"。因罗田位于举水河以东,200多年来,当地民间艺人一直沿袭先人的演唱方式,基本未作任何改动和创新,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原生态",故当地对这一剧种一直保留"哦嗬腔"、"畈腔"和"东腔"的习惯叫法,除少数专业人员外,很少有人将其称之为东路花鼓戏。

  据戏剧研究人员考证,东腔戏与今湖北、陕西、湖南等地的花鼓戏也有着深厚的渊源。湖北省戏剧研究所研究员戴义德在《湖北戏曲流变与发展概览》一文中指出:"嘉庆、道光年间,湖北打锣腔系诸剧种先后形成。打锣腔源于鄂东秧歌、畈腔等劳动歌曲,'哦嗬腔'在省内向西流传,又演变出一些剧种,在江汉平原的天门、沔阳(今仙桃)一带化成蕲(蕲水)腔,与当地的高腔融合形成了天沔花鼓戏(现称荆州花鼓戏),至今仍在谱曲前注明'蕲水调'三字,表明源于蕲水(今罗田、浠水)一带,在湖北襄阳一带演化成'桃腔'。"我国民族音乐理论和戏剧音乐家刘正维也撰文指出:"鄂东北活跃了几百年的一支本地哦嗬腔,正是人声帮和,锣鼓伴奏。它影响很大,到处流传,几百年来,成了鄂东、鄂北、陕西、豫南、湘东北、赣北、皖中南、浙西与闽南等八省区的花鼓戏、采茶戏的主要声腔,并组成了打锣腔声腔系统。"

  这里特别需要提到的是,我国京剧创始人之一、"老生三杰"中的余三胜就是罗田九资河人,他在进入徽班"春台班"之前,就是一名东腔戏演员,常随戏班在鄂东、皖西一带演出,后来又赴武汉学唱汉调。在"徽汉合流"和京剧的创立过程中,他将家乡的东腔戏曲调、汉调及罗田方言等诸种元素与昆曲、徽调相融合,创制了"反二簧"唱腔,并收授湖北江夏人谭鑫培为徒,使之成为一代名师,余三胜的儿子余紫云、孙子余叔岩亦成为京剧泰斗。罗田东腔戏与中国京剧由此结下了深厚渊源。

  传承:任重道远

  "哦嗬腔"、东腔戏在鄂东民间流传已逾千年,在广大农村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至今仍为一些老人津津乐道。

  据罗田旧县志记载:清道光末年,白庙河盛家冲农户周祚楷卖田千余石兴办东腔戏班,成为鄂东有据可查的最具规模的第一任戏班班主。著名艺人有黄继清及其子黄二结子(黄汝廷)、黄大结子(黄汝仪)等人。及至黄大结子、黄二结子成为第二代班主,戏班有衣箱24口,道具齐全,演出地点遍及鄂豫皖大别山区,吸引周边十余县徒弟前来学戏。主要有:河南人商细毛,安徽人徐景发、黄先兴、陈仲鸣、陈德赛,湖北鄂城人徐凤琴,新洲人郑子清,黄州人熊锡安,浠水人华国言、蔡知寿、王汝南、夏少安、胡少芳,英山人张象娥、张象奎、彭定章、陈福东,麻城人戴汉清(戴哈巴),商元开,罗田北丰人詹汉英、晏仲琴等。

  生于1923年的白庙河人许伯奇,18岁时遵从师傅、戏班第三任班主詹红英之命,成为戏班第四代掌门人。此时,固定演员已发展到二、三十人,常年在黄冈地区各县和安徽六安、安庆,河南商城、光山、罗山等地巡回演出,有时几年没回家,别的戏班还在点梓油灯,他们就已用上汽灯。戏班能演剧目七十余种,主要有《珍珠塔》、《百日缘》、《卖水记》等。有一年,戏班在罗田九资河七娘山演出,当地一名保长听说戏班能演多个剧目,故意盘查戏班的"箱底"(即检验究竟能唱多少台戏),就让戏班每天唱两本,结果连唱了一个月零八天,还没唱完,让当地群众很是过了一把戏瘾。

  许伯奇唱戏一生,以唱东腔戏为主,后又学过汉戏和皮影戏。在大别山一带,至今有不少老年人只要提到他,无不夸他的戏演得好。许伯奇和他的三位学生彭定寿、喻小舟、戴汉青为东腔戏、汉剧、楚剧在鄂东的传承与发展均作出了较大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的支持下,鄂东东腔戏得到迅速发展,专业和业余剧团遍布鄂东地区。1950年8月,麻城县组织戴桂宁等18位老艺人成立了东路花鼓戏剧改革组(实为戏班),1951年3月正式组建"麻城县地方剧团",1960年更名为麻城县东路子花鼓剧团,该团一直保留至今。该团不仅改编了一些传统剧目,创作移植《江姐》、《沙家浜》等大批现代剧目,还大胆改革创新,由过去只有锣鼓伴奏改为增加管弦乐伴奏。1974年8月4日,他们移植的大型现代戏《杜鹃山》在湖北电视台演播厅为毛主席作过专场汇报演出。古装折子戏《访友》荣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罗田县虽未成立国有专业剧团,但至今仍有民间东腔戏团5个,小型坐堂戏班20余家,演唱一直保持着独特的原生态特色。2009年6月,该县东腔戏参加"荆楚记忆"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大型文艺晚会演出,引发观众热议和多家媒体报道。浠水县民间老艺人吴世华倾其一生,大量搜集整理东腔戏曲谱,编成《浠水哦嗬腔唱功艺术》一书出版,该县老艺人周喜球早年还多次应邀到辽宁铁岭、江西南昌等地演唱传授东腔戏。

  由于文革十多年间禁演古装戏,除麻城培养了一批年青演员后继有人外,鄂东其他各县东腔戏传承均面临后继乏人濒临消亡的危险。为此,罗田县去年在白庙河镇建立了东腔戏传承基地,由84岁的第七代传人许继生收徒传艺,县文化馆李玉娟、饶俊华两位年青歌手和该镇一批民间爱好者拜师学戏。县宣传、文化、教育部门在白庙河中学挂牌成立东腔戏教学示范点,推动传统戏剧进校园。今年10月17日,在湖北广播电视台资讯频道推荐支持下,县里组织许继生、李玉娟、饶俊华师徒3人赴上海参加全国稀有剧种展演,使大别山区这一古老剧种得以在更大范围展示传播。

  许继生老人说:"我唱了一生的戏,过去一直是在乡下唱,唱给乡巴佬听,做梦也没想到能唱到大上海,更没想到乡下的"土戏"能得到上海人和其他各地同行的喜爱。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让东腔戏一代一代传下去,千万不能让这条根脉断在我们手中,相信政府有办法,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 (作者系湖北省罗田县委委员、县委宣传部长 童伟民)

责任编辑:何霄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更多>>
更多>>
更多>>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联系电话:027—87813373  传真:027-87233731 投稿邮箱:hbswmbxxbs@163.com